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女儿?

□文/记者 王丽芳 通讯员 孟凡东 图/据百度

倾诉人:杨小艾(化名) 年龄:39岁 职业:公司职员 倾诉时间:6月6日

我和女儿的“战争”

    杨小艾,今天家长会穿体面点儿,把你最好的“行头”套上, 别到学校去给我丢人!一大早,涂脂抹粉在镜子前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的小白(绰号,意为“白眼狼”),就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她发号施令的模样和斩钉截铁的口气,让我顿时生出错乱感:“到底我是她妈?还是她是我妈?”

    这样的错觉,在我和小白的生活中经常会交叉出现。今年16岁的小白在石河子一所民办中学上高一,每年需花费不菲,我才能让中考分数线不够的她“平安”待在那所学校,有希望顺顺利利上到高中毕业。不过,小白不理解我的苦心,也没觉得我辛苦,好像我家天花板上能随时往下掉钱似的,问我要吃要穿要用从来不会“心慈手软”。昨天放学接小白回来的路上,她已经给我说过今天家长会的时间,并叮嘱我一定要给她长面子:“如果不好好打扮就不用去了,我可以告诉老师你出差了。”

    虽然年近四十,我也不是个不修边幅的女人,外形完全可以和小我一大截儿的女人媲美,出门也一定会收拾的像模像样。以前参加过小白的家长会后,她会把同学的赞美带回来“你妈看着好年轻呀,完全不像是已经有你这么大孩子的女人,而且很会打扮哦。”当然也会顺便把她当时的回复一并送给我:“切,你们都不知道,我妈出门得抹多少层腻子,那张脸不‘装修’真心是不能细看的。”这就是我的女儿,一个我含辛茹苦养大的“白眼狼”,在她眼里我一无是处,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又是无所不能的。我买漂亮衣服,得经过小白“首肯”,否则她就会跟我各种理论,末了非得给自己也添两件新衣服才能善罢甘休。

    白天上班很忙,一天接送小白4趟,虽然开车方便,我还是会觉得很累,经常力不从心的。不过,小白从上高中起,就不肯再挤公交车了,她说人太多受不了:“你也可以不接不送,不过能不能按时回家我就不敢保证了。”小白就是这么个让人闹心的孩子,她身上一点儿女孩子的特质也没有,在家我们母女俩不是吵架就是动手,当然比我高比我壮的她把我摁倒在床上或是沙发上又抓又挠,我丝毫都没有反抗能力。

    朋友说我太惯着女儿,我心里却有一个无法说服他人的理由,一直在支持着自己继续这么做:“没有给小白完整的家庭,我必须得从其它方面给予补偿,不然孩子也太无辜太可怜了。”

单亲妈妈的烦恼

    和前夫离婚的时候,小白只有4岁,从那以后,孩子的父亲便再没尽过一点责任,更甭提给抚养费了。我不喜欢计较,也不想争来争去让小白夹在中间难受,所以从来没去问她爸要过孩子的生活费、学杂费。既然让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做母亲的就有义务尽力把她养好教育好,前一点我自认为做的还不错,后一条就很汗颜了。

    小白从小脾气就不好,但凡不能满足她的无理要求,不是哭就是闹,再或者就满地打滚直到达到目的不可。因为觉得欠孩子的,所以我忽视了对她的教育,以为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所以从小对小白几乎是有求必应。

    喜欢美食,5岁开始就站在小板凳上做蛋炒饭,小白也有乖巧懂事的时候,她可能是遗传了前夫的嗜好,父女俩都对美食没有丝毫抵抗力,特别爱尝试做各种菜。

    小白8岁那年的母亲节,她亲自做了胡萝卜炒肉丝等4菜一汤,等我下班回到家看到餐桌上热气腾腾的一幕,当即热泪如泉涌。小白当时大大咧咧拍着我的肩膀,不以为然道:“杨小艾,我爸都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你也赶紧找一个呗,不然将来我上学走了,没人照顾你一个人多孤单。”小白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就是脾气太糟糕,安静的时候少,狂躁的时候实在太多。

    从上初二起,小白的学习成绩就跌到了“深V”底部,后来再也没上来过。中考分数太低,我不得不联系到现在这所民办学校,花高价让她去上。不过,自打上了高中,我就再没见过小白写作业,对我的疑问也永远只有一个回答“今天没作业”。不管不行,管多了也不行,小白的脾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势不可挡”,现在经常在跟我吵架吵到癫狂程度时来一句“我咋这么倒霉?我为什么会生在这样的家庭?”每次小白说出这番话,我心里的气就会顿时“偃旗息鼓”,孩子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家庭原因,或许,孩子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喜欢打扮,化妆品比我都全,小白的欣赏水平也不是一般高,她买东西要去很多成年人都不敢问津自叹“去一趟幸福指数下降一大截”的商场,不答应就跟我各种闹,还会从衣柜里搬出我的衣服比价钱:“凭啥你可以买这么贵的衣服?我就不能去商场消费?”小白跟我较劲儿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心虚,可能是很少管我叫妈的缘故,在她眼里,我就是她的参照物,就是她的提款机。

女儿 拿什么拯救你

    我最爱的女儿,我的小白,已经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她高兴我就高兴,她闹腾我便焦心,我们母女俩在家整日“硝烟弥漫”,根本就很少有消停的时候。小白偶尔太过安静,我反而会不适应:“这孩子该不是又在憋什么坏吧?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吗?”

    上高中得花高价,以小白目前的成绩,将来自费上个3流大学也一样会花费不菲,有朋友劝我让孩子去学门手艺,做些她擅长的事儿,没准儿也能学出个名堂。可是,想到孩子还不满16岁,人生的路还很长,没有一纸文聘的人现在都寸步难行,将来更是难糊口,我就更坚定了让她按部就班上学的信念:“不管怎么说,等高中毕业上了大学,我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至少不至于将来让落下话柄她怨我。”

    今年的母亲节,小白把一束百合送到了公司,同事们都赞我有个懂事的女儿,我虽然很开心,但心里明白可能到了晚上她就会“晴转多云”和我展开下一场“战争”。喜怒无常的小白总是让我担惊受怕,我没办法跟她交流,多说两句就能吵起来,有时我们吵到最后,连自己都忘了为啥吵。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我心里五味杂陈,虽然小白才上高一,但距离高考也指日可待了。如果小白继续这样下去,如果小白不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如果小白的性格不能有一些改善,我真不敢想象,她将来的人生路要如何去走?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跟前夫离婚,即便日子再难捱,也要给小白一个完整的家。作为母亲,从生下小白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不是我自己的了,我应该对她负责,应该让她过得幸福,可是,除了物质满足,我现在似乎什么也给不了她……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女儿?希望在磕磕绊绊度过青春期,走过这一段成长路后,小白能对自己的人生做个梳理,找到奋斗目标,然后顺顺利利开始下一段“征程”。

□记者手记

    孩子的教育问题,如今让不少家长闹心,也让学校焦心,更是引起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杨小艾和女儿的“战争”,看似是小白不懂事所致,其实跟她的教育理念也有很大关系。父母的一生是一生,孩子的一生也是一生,当夫妻双方因为感情问题不得不分道扬镳时,带着愧疚之心养育孩子的一方,把婚姻失败对孩子造成的影响,换成超过能力范围的物质享受作为补偿,这个想法就已经错了。 杨小艾在慨叹女儿“不听话不懂事”的同时,应该反省下自己:在小白的成长道路上,自己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个领路人,是不是早已经用无原则的溺爱把孩子带入了成长歧途?

    人生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小白终究会度过这段叛逆期,希望杨小艾和女儿的“战争”早日结束,也希望小白的人生,在经历过成长道路上的一波三折之后,能渐渐走上正轨,走向属于自己的“明天”。

 
[责任编辑: 曾小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