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女变贤妻

□文/记者 王丽芳 通讯员 孟凡东

倾诉人:庄颜(化名)年龄:41岁 职业:家庭主妇 倾诉时间:5月28日

爱上大叔

    单位改制,我闲在家里两年,学驾照学跳舞给大叔做饭,整天倒也忙得不亦乐乎,朋友损我说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可自己却很享受:有一个能给我安全感的老公,两个家庭的孩子可以和睦相处,我们相互关心互相体谅,柴米油盐的小日子,不就是如此吗?

    大叔是我第三任老公,我的经历可以写本书。第一次婚姻结束后,3岁的儿子跟了前夫,两年后我草草跟一个不靠谱的男人领了结婚证,虽然没举行仪式,但法律认可的那场婚姻,我不能否认。领证不过3个月,我才发现那个男人爱喝好赌,根本就不是过日子的人,后来忍无可忍果断拉他去办了离婚手续。当年的我是单位有名的女汉子,谁也不怕没人敢惹,那个男人见自己恶行败露,自然也不敢坚持,闪婚闪离的我们从此成了陌路。

    结束第二段婚姻,我空窗整整3年,然后,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高大帅气的大叔。大叔大我16岁,前妻因病去世,留下一双儿女,他对我最初是没感觉的。

    因为很早就彼此了解对方,因为我是能吃能喝又能玩儿的主,大叔后来告诉我,介绍人给我俩牵线时,他直接就被吓懵了:“那个小媳妇?怎么可能?她哪是过日子的人?”不过,我倒是对大叔一见钟情:他有一手绝顶好技术,顾家又有男人味儿,这不就是我梦中的白马王子吗?大叔貌似费翔,那可是我年少时的偶像,能跟这样的男人做夫妻,岂不是天赐良缘?

    见过两次面后,大叔跟我透了底,他说自己只想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我父母说贪玩儿的媳妇不能要,他们折腾不起了。”

被他“驯服”

    戒酒戒玩儿戒夜店,自打决定做大叔的女人,我就开始让自己蜕变了。

    改变自己之初,应该比戒毒还难。人的性格一旦形成,改变真的很不容易。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学做饭,因为离婚后儿子一直跟着前夫,在做家务活儿方面,我几乎就是个“白痴”,能保证没把自己饿死已经是奇迹。

    得空就去大叔家,给他的一双儿女做饭,帮着收拾屋子,我像田螺姑娘一般尽自己所能表现着改变的决心,大叔渐渐被感动了。然后,我们一起去他父母家,老人家当然对我一百个不放心,眼神中透出的全是怀疑。

    我知道自己不够传统,不是贤妻良母,而且脾气暴躁说发火一分钟也按耐不住的个性让知道我的人都望而生畏,但没想到这种秉性会成为我通向幸福之门的“绊脚石”。在一次次被大叔的父母婉言拒绝称“我们家要找过日子的媳妇”后,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头换面给您二老看看,我庄颜想改变,谁也挡不住!”

    后来,大叔的心被我俘虏,再后来,他的一双儿女也喜欢上了善良直爽的我,然后,大叔的父母,就成了我最后要攻克的一道“堡垒”。

    交往3个月之后,有一天,我和大叔一起去看他父母,上楼前他被我强行挡在了单元门外:“我先上去,跟二老说两句话,十分钟后你再进门。”大叔一脸疑惑,但终究抵不过我的坚决,我先上楼,敲门进屋后,开门见山给二老摊了牌:“叔叔阿姨,我这辈子非您二老这个儿子不嫁了,我知道自己够不上二老心目中儿媳妇的标准,但我会努力,争取尽快做到让你们满意,你们就点头同意了吧!”老实巴交的二老活了大半辈子,一定没见过像我这样的奇葩角色,他们自始至终张着大嘴,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长长地出了口气:“这丫头,真有你的,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咋样?不管了不管了……”大叔按规定时间开门进屋的时候,我已经在给未来的婆婆按摩肩膀,他见我和二老有说有笑俨然一家人,也半天没回过神来,好像大白天撞见了鬼。

我是贤妻

    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我和大叔的结婚仪式,就是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我们就过起了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大叔的儿女当时一个上高二,一个正准备考大学,那段时间,工作之余我真的把自己关在家里做起了名副其实的宅女,一天三顿饭伺候他们爷仨,慢慢培养着自己和孩子们的关系。做后妈难,我和大叔结婚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指望孩子们马上接受我,对去世的妈妈存有深厚的感情和保护欲,他们最初对我敬而远之,我完全能够理解也能接受。

    果然戒掉了贪玩的习惯,和大叔在一起越久,他安静的性格对我的影响也就越大,吃了晚饭去散步,在家看电视时把音量调到最小以免影响孩子们学习……生活习惯,真的是可以改变的,因为遇到了对的人,因为心中存有对大叔的敬仰和深爱,为他做什么,我都可以心甘情愿。

    两年前,单位改制,我下了岗,大叔不让我像单位其他同事那样去超市等地方找临时工作,他说把家照顾好,比啥都重要:“你的工资,我来发,辛苦了那么多年,好好在家待着享受生活吧,养家有我就足够了。”

    大叔技术顶呱呱,收入不菲,在单位上班时,我那点儿工资他也看不到眼里,从来都让我当零花钱随便支配。

    不过,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不错,我自己的房子还对外出租,但过去大手大脚花钱的我,还是学会了在各方面为大叔考虑:“儿子以后要买房要成家,女儿的嫁妆也不能拿不出手,随着年龄增长,你挣钱的机会和体力都只会越来越小……”花无百日红,过日子必须得未雨绸缪,看似大大咧咧的我,其实挺能替人着想的,大叔听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有隐隐的泪光,后来他告诉我,一直以为爱玩成性的我没心没肺,“没想到还有这么细腻温暖的一面”。

    过去偶尔和朋友出去聚会,大叔从来也不反对,即便回家晚一些,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最近半年来,大叔变得“粘人”了,我和朋友出去坐坐,他总要说“出去有啥意思,在家看电视多好”。

    我知道,结婚6年来,我已经是大叔的生活习惯,越来越不爱外出的他,希望我多在家里陪陪他,毕竟他比我大了足足16岁, 他心中的顾虑始终没有彻底消失,总担心自己不能给我想要的快乐。

    对相爱的人来说,年龄不是问题,大叔的顾虑,完全无需存在,因为早已把悍女变成贤妻的他,已经是我心中的惟一,成了我幸福生活的终点站。

□记者手记

    夫妻之间的包容和体谅,是相互的, 也需要心与心的交融。庄颜从悍女变成贤妻的过程中,充斥着她对大叔的爱,所以这种改变自觉自愿,也很彻底。想做,就一定可以做到,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所爱的人,改变有缺陷的自己,变得更完美,都是争取幸福的条件,也是奠定幸福的基础。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幸福,遇到对的人以后,适度改变和收敛自己的不被对方所接受的个性,学会完善自己提高自己,幸福才会向自己招手,通向幸福的道路,也才会畅通无阻。

    再婚未必不会幸福,庄颜用她的经历告诉诸多在再婚路上畏首畏尾心存恐惧的朋友们,幸福,其实是可以通过不断努力,最终靠近自己的。

[责任编辑: 曾小航 ]